1/6的研究生生活小结

其实上学期过去挺久了,实验室的年终总结在1月18日也结束了,我这篇小结倒是拖了好久才来写。但是每年都会发生很多事情,心境也会有很多变化的过程,所以记下来当作纪念。

课程

我真的不知道东南大学为什么研一有这么多的课=^=,让人费解……所以我研一上学期的一大部分时间还是在上课、作业和实验之间徘徊。挑一些说一下好了。
模式识别:是我们实验室薛老师教的,我真的得说上得挺好的,讲得也很认真。怪我学的不好,不过进度还是很快了,有时候很困完全听不懂在说什么……
人工智能:翟老师上课很良心了,讲的东西是一个系统的结构和认知,不过最后要交的论文我还没写……还要答辩呢。
数字图像处理:鲍老师所有不在讲上课得内容我有听,一些观点很有意思。但是后来我翘课了……
英语:英语大概是最物超所值的一门课了,还分为三个部分。其中英语国际会议的模拟因为没有和实验室的同学组到队所以认识了新的小伙伴,也是挺有意思的人。我们一群英语水平如此不好的人居然过了班级选拔和老师带的所有班的选拔,到了录像。虽然最后没有进决赛了,但是这个过程也很难得了,大概是努力了总是觉得更有意义了。而且,人不可貌相哎。
图形学:这门课居然中期还有一个PPT的展示,最后的作业也是在丁丁的帮助下元旦三天写完的,无比感谢丁大佬,没有他我估计要凉了……
从苏大到东南不得不说还是有很多不一样,光课程这方面来说,厉害的人就太多了。大概就是还是要本着过了就好的原则,然后努力一下,结果我也没有办法了。总结就是心态要好。不过课和作业是真的多啊……

科研

一开始进组的时候我真是我们组里基础最烂的,以前一直在做人脸识别方面的,毕设没有跟着周老师,暑假也没来,对比下我下一届师弟师妹我真是太不认真了。一开始很多都听不懂,组会师兄师姐讲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好在老师分了一个师姐带我,师姐确实捞我很多。从原来什么都不知道,到现在还能跑跑实验了,起码也是有了一些小进步。中间自然是有很多的问题啊,但是现在想起来,也不记得什么了,大概是有问题都去自己查查和问问实验室的其他的人了。不过觉得知道的东西还是这个方向,说到NLP的其他问题我也是什么都不知道。而且对比起大佬来觉得论文看的也少,理解也不够啊。
我其实挺喜欢科研的感觉,起码觉得有个努力的方向。在实验写实验或者看论文,让我觉得很稳定。不过实验室的大家都好像晚归,而且一直在写代码,也不聊天,让有时候摸鱼的我觉得很害怕。
也有过压力很大的时候,和丹丹有过聊天,她说:知道你也过得不好我就放心了。我:好巧我也是。Emmm,幸好我身边有一些仍然在读书的人,还能给我一些心理支撑。
每次丁丁问我有没有时间,我大多都是在写作业或者写实验的过程中,日历上有一堆的Deadline。一个有一个Deadline过去,学期也很快结束了。我有没有更变成一个更好的人呢?我想是有的吧。

交际

好像本科和丁丁在一后,都没有怎么去认识新的人。一般也和宿舍的人或者实验室的吉吉和大毛一起,偶尔和潘大佬说几句。所以到一个全新的地方一开始还是有些紧张。
我不得不说,我还是有很好的运气,遇到的实验室的师兄师姐都很好哎。虽然大部分好像比较害羞,话不多,但是有问题的话去问还是每次都很认真的回我。之前没来的时候有问题都是问的林森师兄,但是后来发现他有女朋友,我真是不是故意打扰他们相处的时间的。力行师兄觉得可爱,就是其实人很好,还会给我发作业,但是好像不太会表达。杨扬师姐就是捞我的师姐,啊,大腿,想到要毕业了我就忧愁。跨年时候和加博“搭讪”,后来交流中觉得是个很温柔的人哎,人间宝藏。突然发现实验室人好多,就不一个个数过去了。大概总体上是,虽然有的交流不多,但是都是很友善而且可爱的人。
大实验室也认识了一些人,不过这一届的女生居然只有我和茹茹两个,没有其他女孩子给我把握了。之前来的时候在知乎上搜过研究生的生活,有一条说的就是:要去习惯一个人生活。现在想来也是很对了。在大部分时间还是一个人吃饭、写实验、拿快递、回宿舍……大概也是这半年,我听了很多歌。一开始还是很不适应,但是几个月过去,我也逐渐了习惯了这样子的生活。我也可以自娱自乐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逐渐靠近原来希望的那种不愚蠢的话不多的人,言多必失,这个教训是很多了。不过我用了很多年从小时候自卑胆怯的我成为一个好像乐观开朗的人,然后现在又走回去,不知道好还是不好。大概区别就在于,现在我对自己还是有一些些的自信,而且我接受了我自己现在 的样子。
也遇到过可以成为关系很好的朋友的人,我原来还觉得也许可以压力大的时候互相支撑,但是因为一些问题,还是这样子了。

恋爱

        哈,丁丁你说我给你单独开了一节是不是真的爱你。
在大四的时候,我一直很忧愁我们即将分开,异地恋觉得很难的样子。但是真的过了半年,觉得还好了。我们大多数时间还是在忙自己的事情,针对有些问题,反倒不是天天见面还减少了我们吵架的可能性。因为事多,大概保持1-2个月见一次。可能频率不高,但是我觉得恋爱本身不是很大的责任和压力,是自己要处于舒服的状态。
和丁丁聊过差异性变大的问题,他说:“不理解,但不代表不包容。”很多时候丁丁于我来说是心理支撑了,大概就是虽然我们彼此在不同的地方生活,但也不是孤身一人的感觉(矫情)。
新的一年丁丁我们还是要好好地过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