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ito


Hope is a dangerous thing, but I have it.


【生活琐事】“假期”小记

  过去两个月,做一个简单记录。

突发事件

  4月16日的时候,我和师弟师妹在学校去吃晚饭,顺路一起去取快递。“在一个十字路口,一个时速在37km/h左右的电动车在后面撞了我,我向前一小段后倒下。”这是看完监控当时的现状,问我的话我是啥都不记得。然后师弟师妹拿我的手机打给小丁,小丁打电话给我爸妈。师弟师妹打了120把我送到了医院。
  好巧不巧就摔倒了头,带来了淤血和水肿(?)的问题。就在EICU里面躺着,听说当晚实验室好多人都来了(very感谢大家)。在医生打算给我开颅的时候,幸好我的病情开始好转了,保住了我的头骨。后来就转去了一般的病房,开始了一个多月的住院生活。
  摔到了后脑勺就带来了失忆的问题,虽然我不记得,但是爸妈和小丁录了很多视频,而且总是反复提起初期我是个小傻子的故事。包括扯医疗仪器、不肯吃饭、不认识人、想剃光头戴假发等各种。不过自我有印象以来就是被一直扎针挂水,扎到后来手上胳膊上无处可下手(太可怜了我)。妈妈的态度也随着我逐渐变好而变得越来越不体贴。

梦境与现实

  我在虽然失去了初期大部分的记忆,但是我莫名还记着我在EICU里面醒来,有四张床,一个房间。睁开眼没见到认识的人,又睡了过去。我一直以为是连环的梦境,没想到是现实。
  后来在病房有理智的时候知道我被撞了一度也觉得是假的,也可能是一场梦。而且也莫名觉得我可以不去上班啦,现在才发现怎么毕业去上班是最难的问题了(呜呜呜呜)。

失与得

  虽然说是被个电动车撞了,但是我还是被撞得挺惨的。大部分身体问题都在这两个月好的差不多(此处感谢我的妈妈),不过骨折还没好,也留下了一些后遗症。
  不过不是有句话说“不要去纠结失去了什么,而是看你能从中学到什么”。
  我从中学到了什么呢?
  首先还是非常感谢爱我的爸爸妈妈了,他们前几天白了好多头发,我是他们的不可失去的全部希望。然后也很感谢小丁,他陪伴了我很久,也在后来很多日子给了我心理支撑(不过也天天催我去上班,太不是人了!)。再要感谢我的朋友和师兄师弟师妹们了,很多有感情不过难见到的朋友也不远万里来看我,我还收到了两个特地求来的平安符。师兄师弟师妹们也常常来看我,加胜师兄一段时间常来,very nice!佳楠也常来安慰我,杨增、宇轩、雪猛、凯哥和佳乐虽然话不是很多,不过也一直安慰我不要担心,一切都会顺利的,还在后面拖延的毕业事宜中间一直帮我(特地感激雪猛还把他所有的文档都拍照留档了给我参考)。当然还有网上关怀慰问我的其他朋友了,就不都说啦,thx。
  总体来说,也无非是发现哪些人爱我哪些人是在做表面功夫了。总体来说还是难得的验金石了。

最后

  如果接下来走到了诉讼那一步,可能还会更新。事发之后其实有很多想说,不过过了很久,想说的也不大记得了。就这样吧。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